黙れ

【韩叶】方休

【……肉废也有写肉的一天】【ooc注意!!】【给自己的生贺☆】


  距离韩文清上一次看到叶修,已经过去了两个月。


  第十赛季结束,兴欣出人意料地夺得总冠军,荣耀国际邀请赛开启,韩文清拒绝了国际赛的邀请,选择留在国内。
  同时,已经宣布退役的叶修成为国家队领队。

  荣耀国家队经过一个月的封闭训练,在叶修的领导下夺得了世界冠军。

  韩文清在反反复复把赛后的采访视频看到第六次时,手机响了起来。
  【来电人:张新杰】

  “喂?”新杰这时候找他会有什么事?
  “喂老韩啊,我叶修。”

  是属于叶修的,懒懒散散却意外好听的声音。

  “什么事?”
  “没什么事儿,就想告诉你,哥回国了。”叶修稍稍停顿了一下,“老地方见,记得……带东西。”
  “好。”

  叶修挂了电话,向张新杰道了谢,顺便用“我经常私底下找老韩pk你们不知道吗,不管是一叶知秋还是君莫笑虐大漠孤烟都虐得特别爽”的理由打发了以黄少天为首的话(八)唠(卦)团。

  pk倒是真的pk,只不过不是账号卡,而是真人pk。

  众所周知,韩文清有一个恋爱对象——虽然他把对象藏得很隐秘,从来都没有让别人发现关于那个人的蛛丝马迹,但是这并不能打消众人把对象挖出来的念头。

  “约会。”韩文清拔出账号卡,简明扼要地对被吓傻了的宋奇英解释,“三天,你们自己训练。”
  ……队长真是霸气。
  宋奇英愣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及时地制止了队友们的跃跃欲试。

  霸图在Q市,兴欣在H市,一年之中只有对战才能见到面的两人索性在两地都各买了一套房子作为据点。韩文清带好必需用品,顺便在离霸图不远的小超市把各种口味的计生用品买齐,踏上了去H市的飞机。

  打开门的时候看到叶修的鞋子胡乱地摆着,韩文清皱了皱眉,拿出自己的拖鞋换上,向卧室走去。

  叶修倒在床上睡得正熟。

  不太忍心吵醒熟睡中的恋人,韩文清把空调温度调低,从衣柜里拿出一床薄被给叶修盖上,和衣在叶修身旁躺下。

  “老韩,你来了啊。”叶修半睁开眼,“哥可想你了。”
  “……”韩文清面无表情地看他,“你又喝酒了?”
  “就……一罐菠萝啤,不是酒。”叶修拉了拉领口,感觉有点热,“我这不没事嘛。”

  韩文清不想再听他废话,直接吻了上去。

  喝了酒精饮料的叶修比平时乖巧得多,予取予求,任君采撷。

  “做不做?”韩文清手往下探,隔着裤子暧昧地磨蹭叶修的分身。
  “不做我叫你过来干嘛。”

  叶修的T恤被脱掉,韩文清难得煽情地舔咬对方并不算突出的锁骨。

  “你当啃鸭架么,哥可不是鸭子。”叶修迷迷糊糊地发号施令,“你敢不敢快一点?”
  “想快就自己来啊。”韩文清摸出KY塞到他手里,“不如……斗神来服侍一下拳皇?”
  “没有斗神,只有散人,要不要?不要就算了,我去隔壁找小周交流一下作为荣耀第一人的感想,让那边的新斗神过来陪你,枪王可比你新鲜有趣多了。”

  大漠孤烟又一次感受到了君莫笑强大的脸T气场和嘲讽技能。

  “你废话多得快赶上黄少天了。”韩文清握着自己的手,引着他抚上自己的昂扬,“无论是散人还是斗神,在我心里他们都只是你而已。”
  叶修低笑,舔了舔韩文清的前端:“老韩你什么时候开始走和喻文州一样的情话小王子路线了,不过如果是你的话,大概只是会说情话的黑社会老大吧。”
  “……废话真多。”

  韩文清捏住叶修的下巴,迫使他张开嘴,叶修自觉地含住了他的分身,挤了些KY到自己手上给自己做些必要的润滑。

  被自己的身体包裹着的感觉相当奇妙,无论是手指还是甬道都有别样的快感,手指的进出鲜明地刺激着粘膜,习惯了用收缩取悦他人的内壁也反作用于手指。

  韩文清被叶修一面卖力地侍弄着自己,一面为他服务的画面刺激得有些把持不住。

  长年握着鼠标,敲击键盘的手此刻在他自己的身后进出,捣弄得快了还能听到轻微的水声,而用来指挥队友,进行战术布置的嘴这时含吮着对手队长的欲望,看起来格外具有煽动性。

  “够了。”韩文清的声音有些干涩,“自己坐上来。”
  叶修顺从地停下了动作,换了位置,扶着韩文清的肩膀慢慢地坐下。

  硕大的前端挤开依然紧窒的入口,缓慢地往前推进,在进入到一半时,叶修摇摇头,用平常让各大公会恨得咬牙切齿的语气对韩文清说道:“散人该下场了,拳皇接着散人的班继续干,怎么样?”

  韩文清握着叶修的腰,猛地向上冲刺,分身全根没入,逼得叶修埋在他的颈窝里闷哼了几声。

  “被你的垃圾话喷了这么多年我还能硬得起来,真是个奇迹。”
  “那只能证明你天赋异禀,不愧是能让全联盟乖乖交出钱包的男人。”
  韩文清抬腰戳刺叶修温软的内里,在叶修紧咬的牙关里成功地逼出呻吟后才满意地在恋人耳旁道:“不仅如此,我还是可以让荣耀教科书一如既往地张开腿的男人。”
  “连老韩都学会开黄腔了,真是世风日下人心不古啊……”

  叶修的垃圾话被吻淹没,只剩下肉体拍击声,声带振动而发出的声音,和最原始的律动。

  一段时间没见,韩文清有些索求无度,叶修也在酒精(饮料)的驱使下由着韩文清为所欲为。

  这导致了叶修第二天醒来从自己的腰酸背痛联想到昨晚的荒淫无度时,难得地感到了些许不好意思。

  “一把年纪了也还跟着你一起折腾,这要是被那些年轻人知道了影响多不好。”叶修试着动了动酸疼不已的腰,选择了继续摊在床上。
  韩文清闭着眼睛回答他:“知道也好,这样就不会有那么多不识趣的人了。”
  “没想到老韩你也会有……吃醋的一天?”叶修换了个舒服的姿势,玩味地看着恋人,“说实话,这样下去有什么意思呢,都这么多年了,不公开,每年偷偷摸摸地见几次面,只能算是固定床伴吧?”

  “……你今天废话真的很多。我说过的话从来就不会反悔,无论是要打败你,还是在一起。”

  韩文清吻了吻叶修的额头,而后者不合时宜地笑了出来。

  “……拳皇,至死方休?”

  “嗯,至死方休。”





                                    END

热度(89)
どこが「前」なのは、自分が決める
© 黙れ | Powered by LOFTER